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健康前沿网资讯>正文

优先时机应该给谁——不是所有人都能生计应该谁先活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时间:2020-05-18 17:18:38 作者:《生命新知》

原标题:优先机会应该给谁?——不是所有人都能生存应该谁先活

本期主题

不是所有人都能活的时候,谁应该先活?

或者换句话说▽▽▽

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治疗的时候,谁应该得到治疗?

1912年4月14日深夜,有一艘巨轮,它叫泰坦尼克号,当时被认为是不可沉没的游轮,它从伦敦开始了首航,它的目的地是到纽约,要穿过大西洋。但是,它不幸与冰山相撞、沉没了,其中1517人在沉船中死亡了。

1915年,同样豪华的一个游轮,叫路西塔尼亚号,它在大西洋同样沉没了,但它不是撞冰山,而是被德国潜水艇发射的鱼雷给击沉的。那个时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英国和德国是敌对国,德国的潜艇又叫U-boat,它误认为路西塔尼亚号是运送军火的运输船,发射鱼雷把它给击沉了。

打开UC浏览器 看到更多精彩图片

泰坦尼克号和路西塔尼亚号这两艘船都有一个特点,它们配备的救生艇都不够,存活的人数都只有1/3,船上40%是船员,乘客的社会地位、经济条件和构成比例都非常相似。

发表在《美国科学院杂志》(PNAS)上的一篇文章,总结了这两条船都沉没了,它们之间为什么会有一些区别?首先,它们的存活都是32%左右的比例,上船的女性占的比例都是20%多,她们的平均年龄都是30岁~31岁,头等舱占的比例都是15%不到,差不多14%~15%,非常相近。这两艘船都是豪华游轮,乘客的构成比例、船员所占比例都非常相近。但是,两者的结局不一样,虽然都是1/3左右的人存活,2/3的人都死掉了,但是,存活者的构成有显著差异。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精彩图片

打开UC浏览器 看到更多精彩图片

(△ T代表泰坦尼克号,L代表路西塔尼亚号,用正和负的数字来代表,正就代表存活的多,负就代表死亡的多。)

在泰坦尼克号,16岁以下者存活的比较高。在路西塔尼亚号,16岁以下的乘客死得非常多,比例大。在泰坦尼克号,男性16岁到35岁,死的非常多。在路西塔尼亚号,这个年龄段的男性存活比例是显著增加的。而16岁~35岁的女性,泰坦尼克号的存活是明显增加的,头等舱存活的,在泰坦尼克号是显著高的,在路西塔尼亚号是低的。有小孩的、带小孩的乘客,在泰坦尼克号存活是高的,在路西塔尼亚号存活是低的。女性存活在泰坦尼克号是高的,在路西塔尼亚号是低的。

所以,两者有一个显著的不同,就是在泰坦尼克号上女性带小孩的、头等舱的、年轻的,也就是说16岁以下的少年,存活比较高。在路西塔尼亚号是壮年的男性,三等舱的男性,他们存活比较高。这到底是为什么?刚才说了,两者几乎所有都是相同的,但是有一个差别,就是沉船的时间。路西塔尼亚号是被鱼雷击沉的,它在20分钟之内就沉了,具体是18分钟船就沉了。在泰坦尼克号,它的沉船时间是2小时40分钟。在这2小时40分钟和在这18分钟,到底发生了什么?据记载、据研究结果发现,泰坦尼克号也出现了一片惊慌,因为撞了冰山,但是很快船长就恢复了社会秩序。他首先进行了自救,发现船无法再保持航线,同时开始下沉的时候,他按照预定的规则,妇女、儿童先上救生艇,因为救生艇只能满足1/3人的需求,这个时候就非常有秩序的,妇女儿童、头等舱的先上救生艇,男性、壮年的水兵(海员),还有他自己都留在船上了。而路西塔尼亚号遇到鱼雷以后,船很快倾斜,开始下沉,只有18分钟。路西塔尼亚号的船长其实知道泰坦尼克号的故事,这已经变成了一种丰碑,船长也想恢复秩序,下命令妇女儿童先上船,但是并没有给人一个很好的时间去思考和反应,求生的本领占据了上风,那些年轻的,特别是海员跳到水里,把小孩、妇女从救生艇上给扔下来,然后自己生存了。

区别:一个2小时40分钟恢复了社会秩序,船长要求所有的乘客和海员遵守这一个规则,就是妇女儿童先上救生艇,而让所有的男性呆在船上。据说当时的情景是也有男性想跳上救生艇,被海员开枪射杀了。还有的去求情说“我们刚结婚,我的妻子已经怀孕了,我也要上船”,还是不允许上救生艇。最后,据说船长抽着雪茄,听着音乐,跟着船一块沉到海底了。他唤起了人们的良知,同时恢复了社会秩序,按照预先设定的规则去执行了。但是路西坦尼亚号的沉船来得太突然,船长也想恢复这种社会秩序,唤起大家的良知,但时间太短了,人类的动物本能占据了上风,那就是逃离这种危险。我们的本能是什么?刻在我们基因里的本能就是fight或是run,就是要么战斗,战斗不了,为了保命就逃掉了。所以,路西坦尼亚号沉船的时候出现了那种非常残暴的景象,就是强者把弱者扔到海里了,自己存活下来了。

启示:当灾害发生的时候,我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秩序,但这还不够,还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执行者、领导,按照预先的规则坚决执行。

泰坦尼克号树立了一个丰碑。但时间是否是唯一的条件?其实不是。一篇同样发表在《美国科学院杂志》(PNAS)上的文章,总结了28次海难事件,跨越了两个世纪。其中就有这两个沉船事件。但非常有意思的是,泰坦尼克号就是一个孤案,也就是说泰坦尼克号妇女儿童得救比例非常高,这样的故事只发生了这么一次。在灾难面前,不论时间长短,往往船长并没能恢复社会的秩序和人们的良知,夺命而逃的本能占据了上风。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精彩图片

(△ 红色代表泰坦尼克号,其他的海难事件用蓝色的柱状图。)

所以,用泰坦尼克号和其他海难事件去比较的时候,可以看到,在其他的海难事件中,海员的总体存活率是60%,但是在泰坦尼克号只有20%;船长在其他的海难事件中40%多都活了,船长带头逃跑了,但在泰坦尼克号,船长是牺牲的;还有就是男性在泰坦尼克号存活率明显的低,女性存活率明显的高,还有小孩存活率也是非常显著的高。可见,泰坦尼克号给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,但是这个榜样非常难学。

刚才这几个沉船事件,其中也有时间比较长才沉没的,但是并没有复制出泰坦尼克号这样的妇女儿童存活机率高的现象。还有人说英国人绅士,所以英国发生的海难事件,是不是让妇女儿童存活的机会更高?也不是这么回事。刚才的海难事件里也有英国的沉船,时间也比较长,照样是强壮的男性和海员存活率高。这里边牵扯到什么?不单单是要有时间,还有就是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、决策者,来执行规则,更重要的就是事先要定这个规则。

那这个规则怎么定?有这几大原则。

第一个原则:平等的规则,平等主义,一切都equal。在历史上,美国在跟越南开战的时候(越战),那个时候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当兵,那谁去跨越太平洋,到森林里头去当兵、去打仗、都无畏的去战争?没人愿意。那怎么办?就按照生日去摇号、抽签 (lottery),用这种摇奖券的方式,摇到你了,你就要去当兵,这似乎是很公平的,谁也控制不了,不管你是总统的孩子,还是平民的孩子,摇到你了,你都要去当兵。

还有一种平等主义是先到、先得服务。不管你是什么人,先到了就得到服务。比如说ICU的床位,都在急诊室等ICU床位,那先空出来的,肯定就给先到的人。

第二个原则:优先主义。什么叫优先主义呢?这就像泰坦尼克号一样,先定好一个规则,妇女儿童优先,那这个规则定好了,一旦沉船,妇女儿童先上救生艇,就按照这个规则去做,特别是针对弱势群体是可以这么去做的。

优先主义还有一个例子就是病重的先救治。比如说遇到疫情,出现了严重的间质性肺炎,需要上呼吸机的,先进ICU,这也是一个规则。

再比如最弱的、最年轻的,比如小孩,是我们所有群体里都想关照的,那我们就以他们优先。

第三个原则:功利主义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,盟军发明了青霉素,青霉素在战场上比磺胺要好得多。当遇到了枪伤,战士死于感染的死亡率往往是高于战死的死亡率的。这个时候青霉素已经发明出来了,但是量非常少。都是战伤的病人,都是枪伤或者火器伤的病人,青霉素该给谁?于是制定了一个规则,谁最容易控制好感染,马上可以上战场继续打仗的,先给青霉素,这叫功利主义。他能扭转战争,能继续打仗的这批人先获得用药的机会。

再比如,突然暴发了非常严重的疫情,可能每一个人都遭到非常严峻的威胁,或者更严重一点,一个陨石马上要撞到地球上,而山洞或者是掩体只能允许10%、20%的人存活,谁进入山洞?这是牵涉到人类命运的问题,怎么办?这个时候可能就要选择那些有繁殖能力青年,他可以把人类延续下去、种系保存下去,优先存活,这叫功利主义。

第四个原则:价值百科主义。当疫苗非常有限的时候,先给谁治疗?防护服非常有限,给谁呢?应该是给医务人员。医务人员如果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,病人怎么能得到好的治疗呢?疫苗应该毫无争议地给医务人员,而不是谁官大、谁权利大给谁。

还有一种价值百科就是互惠互利的原则。比如一辆车翻了,有30个人受伤了,但是只有15人份额的血,先给谁输血?我们的一个原则就是谁献过血先给谁,因为你以前献过血救过别人,所以当遇到血源紧缺的时候,先救你。这也毫无争议。

启示:

当遇到灾难、疫情、突发事件、或者威胁到人类生存的事件的时候,我们必须针对不同的场景事先制定好规则。规则的制定有四大原则,比如平等主义,就非常的均衡,没什么挑剔,但是它有它的缺点——不一定是最需要的或最有价值百科的人得到服务,但是非常的公平,很难暗箱操作,公开摇号。优先主义,制定好规则,比如说沉船的时候,妇女儿童先上,大家也没有争议,一旦发生了事件,我们就按照这个规则去执行。功利主义,比如战场上很多战士负伤了,但救治的药物有限,先给谁?就给那些能抢救过来,马上上战场再继续打仗的人群。价值百科主义,比如有限的资源先给谁?就给这场战役或者这场抗瘟疫的过程中最需要的那一批人,他创造的价值百科是为别人继续创造价值百科,比如说医生,他们应该先接受疫苗、先接受防护。

打开UC浏览器 看到更多精彩图片

我的同学在一线当医生,我跟他说,没有很好的防护就可以拒绝去上门诊或上急诊。为什么?因为如果医生都没有很好的、科学的防护,你被感染了以后,你就成了一个巨大的传染源,就成了交叉感染和院内感染的一个罪魁祸首,这不能靠勇气,必须要靠科学。

我们要坚决理清思路,首先要事先定好规则,平均主义、优先主义、功利主义、价值百科主义的这几个规则,在不同的场景下规范好。第二,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指挥官,坚决执行这个规则,对所有不遵守这个规则的人进行处罚。第三,要有一定的时间,让指挥官来恢复社会的秩序和人类的良知,不要被动物的本能占领主导地位。动物的本能就是逃跑、逃命,为了活可以不择手段。但我们不是动物,我们有更高的大脑皮层来思考,我们是有良知的,我们是有利他主义的,把这样的良知唤起,就有一个很好的社会基础了,而且要强制执行,让所有人都知道规则,这很重要。比如说,这一次疫情之后,我们应该定这种规则,这种规则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而且要让所有人都理解,会有一部分人吃亏,会有一部分人牺牲的。比如讲封城,封城是非常痛苦的一个决定,意味着被封在里边的广大同胞,他们没有了自由,他们可能有更高的感染危险,他们的生活没有保障。但是如果把规则定好,让大家知道这个事情可能发生在别人身上,也可以发生在我的身上,我就可以理解,我要遵守这种规则。第三就是公民必须要有承受牺牲的这种勇气和精神。整个的规则执行过程一定要透明,而且要按照规则执行。如果把过程中的信息全部透明,让所有的、特别是牺牲利益的这个群体完全知晓,这会把所有的误解和所有的不可控因素给它控制在最小。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精彩图片

小结

通过一个故事,跟大家分享了遇到这种灾难的时候,这种突发情况的时候,可能发生的情景或者后果。不同的规则、不同的行为、不同的执行力、不同的透明度和不同的社会状况和秩序恢复情况,良知的唤起程度,会导致非常不同的结果。往往规则在那,如果后边控制不好,我们可能达不到规则所指向的那个方向和结果,甚至可能出现完全相反的结果,那个结果就是动物的本能决定的恶果。

灾难永远会伴随着人类的进化和发展,我们应该预案,我们要有这样的精神来迎接下一次的疫情和灾难。

打开UC浏览器 看到更多精彩图片

参考文献:1. PNAS 2010;107:4862-48652. PNAS 2012;109:13220-13224

责任编辑: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